馬克思主義
 

通過經典考證把握馬克思主義精髓

人民出版社  www.0514038.live  2019-12-2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楊金海

  編者按 

  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是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基礎文本,歷來為人們所重視。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傳播史上,曾經翻譯出版過很多種經典著作的中文本。比如,《共產黨宣言》至少有12個完整的中文譯本;《資本論》在1949年以前也有好幾個中文譯本。這樣說來,光是1949年以前翻譯出版的經典著作文本或專題文獻文本就有上百種。這些不同的中文譯本反映了中國人在不同歷史時期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理解的不同水平。 

  日前,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了20卷本“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系列叢書,對我國1949年以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重要著作的中文版本進行收集整理,并作適當的版本、文本考證研究。預計到2021年,出齊100卷本。本期光明悅讀請本套叢書主編之一清華大學楊金海教授,解說“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的現實意義。 

  1、“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 傳播通考”是什么? 

  “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在中國學術界是一個全新的概念。在我國學術界,對中國傳統經典文獻的考據乃至通考性的整理研究并不鮮見,包括對儒、釋、道等經典的通考性整理研究成果十分豐富,但對近百年來中文版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的考據以及整理性研究只是近年來才逐漸為人們所認識。至于在此基礎上的通考性整理研究,還幾乎沒有進入人們的視野。

  第一,這里所說的“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主要是指中文版的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著作,斯大林的重要著作也適當列入。這些經典文獻在中國的翻譯傳播,如果從1899年初馬克思、恩格斯的名字和《共產黨宣言》的片段文字傳入中國算起,迄今已有120年,而且經典著作的翻譯傳播今天仍然在進行中。為了工作方便,我們這里主要收集整理 1949年以前的經典文獻。原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經典著作翻譯成果比較系統、完整,又使用比較標準的現代漢語,翻譯術語也比較一致,在可見的時間內不需要進行深入的考證說明。

  第二,這里所說的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主要是指上述經典文本的翻譯、出版,有時也會涉及學習、運用這些著作及其社會影響的情況。這些經典文獻在我國的片段翻譯傳播從清末就開始了,真正自覺把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中國革命思想是十月革命之后的事。李大釗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人。在李大釗的引領下,五四新文化運動期間,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在中國的翻譯傳播達到了高潮。在這一時代大潮的推動下,1920年8月,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完整中文譯本在上海出版,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本完整的中文版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從此開始了大量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歷程。特別是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后,我們黨更加自覺地有組織、有計劃地翻譯經典著作。在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期間,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這一工作始終沒有停止。特別是在延安時期,于1938年5月5日馬克思誕辰紀念日,中共中央成立了“馬列學院”,其主要任務之一就是翻譯馬列經典著作。以此為陣地,我們黨所領導建立的馬克思主義翻譯和理論研究隊伍做了大量工作,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主要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中文文本基本上都出版了。同時,在國民黨統治區和日偽軍占領區,很多進步人士和出版機構特別是三聯書店,為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翻譯出版作出了重要貢獻。設在蘇聯的莫斯科外國文書籍出版局的中文部為翻譯出版中文版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作出了特殊而且重要的貢獻。我們這套叢書就是要系統地反映經典著作翻譯傳播的這一歷史過程。同時,也適當反映學習、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歷史面貌。

  第三,這里所說的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主要是指對上述經典文本的考據性整理和研究。文獻考據或考證研究是中國學者作學問的優秀傳統,也是中國學術的一個顯著特點。比如古代的經學研究,一定要作相關的文字學、訓詁學、版本學、辨偽學、音韻學等的考證研究。沒有這些考證工作,得出的結論就靠不住。我們力求繼承這個傳統,同時,借鑒現代文獻學研究方法,來從事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研究。按照古今文獻考據方法,我們將深入考證研究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等文獻傳入中國的各個方面、各個環節,包括文本考據、版本考據、術語考據、語義考據、語用考據、辨偽考據、人物事件考證等。

  同時,還力求借鑒西方解釋學的方法,對有關重要概念作更深入的考證研究。既要對某一概念作小語境的考證,即上下文考證,又要作大語境考證,即對當時人們普遍使用此類術語的情況以及當時的歷史文化背景作考證研究。進行這些考據工作很有意義,但絕非易事,這就要求我們掌握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翻譯史、傳播史以及當時整個社會的語言文字環境,還要掌握外文,能夠進行外文和中文的比較研究、各個中文版本的比較研究以及相關版本的比較研究。

  第四,“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是一個跨學科、跨專業、綜合性、基礎性概念??傮w上說,它是馬克思主義學科的范疇,也是文獻學、傳播學、翻譯學、語言學、歷史學、文化學、思想史等學科的概念。所以,深化考證研究工作,需要各個學科的學者共同努力。

  2、“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何以必要? 

  “問題是時代的呼聲?!?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人們對以往所理解的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基本觀點等提出了不少質疑。特別是在“什么是馬克思主義”“什么是社會主義”這些重大問題上,人們普遍感覺到過去沒有弄清楚,需要重新加以理解。

  為回答時代面臨的課題,人們重新回到“經典文本”,力圖把握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最原初、最本真的含義。這種情況反映到理論界,就提出了“回到馬克思”的口號。由此很多學者發表了一系列文章、著作,討論了各種解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的方式,如“以馬解馬”即用馬克思的話解讀,“以恩解馬”即以恩格斯的話解讀,“以蘇解馬”即以蘇聯式馬克思主義解讀,“以中解馬”即以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解讀,等等。這些討論對人們從不同角度深化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問題依然沒有被很好解決,因為對文本的理解各有不同,爭論仍然不可避免。

  隨著探討的深入,人們進一步追問起“文本翻譯”問題。有人力圖回到經典著作的外文文本即歐洲語言文本,認為中文版的“文本翻譯”存在問題。隨著對經典文本翻譯問題探討的深入,“版本研究”被提上日程。人們發現在不同歷史時期,翻譯者對經典著作中重要術語的翻譯是不同的,這表明中國人對馬克思主義重要觀點的理解是在不斷變化、不斷深入的。比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共產黨宣言》有六個完整而獨立的中文譯本,各版本對一些名詞有不同翻譯。由于人們在不同時期、不同社會條件下對《共產黨宣言》理解不同,這就需要深入研究這部書的各個版本,并在此基礎上進行歷史性的文本比較研究。

  對經典文本、翻譯、版本研究的深入,又促使馬克思主義“傳播史”研究興盛起來。人們發現,只孤立研究某一經典著作的文本、翻譯、版本還不夠,要深入把握中國人對馬克思主義基本觀點理解的變化,還需要研究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完整歷史,包括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名字的翻譯、經典著作的片段翻譯、經典文本的完整翻譯以及出版傳播等。通過研究傳播史,才能把各個歷史階段的各種經典著作文本的關系弄清楚,通過對其中話語體系主要是概念體系的研究,從整體上弄清中國人100多年來對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重要概念、主要思想觀點的理解。傳播史研究就是要研究這種變化發展的歷史,從中發現規律性的東西,澄清人們在一些重大理論問題上的模糊認識,特別是要避免重復勞動。因為有很多現在爭論的問題在歷史上曾經出現過,有的早已解決,但由于人們不了解歷史,常常舊話重提,造成重復勞動甚至新的思想混亂。傳播史研究可以有效彌補這方面的不足。

  中央編譯局的學者們在馬克思主義傳播史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國各高校、科研機構以及有關學者也作出了重要貢獻。進入21世紀后,我國學者在馬克思主義傳播史方面的研究成果更多,視野更廣闊,特別是深化了分門別類的研究。隨著馬克思主義傳播史研究的深化,系統性的馬克思主義“文獻編纂”乃至“馬藏編纂”工作被提上日程。人們越來越發現,要完整把握馬克思主義精髓,特別是要完整把握100多年來中國人對馬克思主義理解的情況,需要系統整理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

  近些年,這些經典文獻整理出版大大方便了馬克思主義傳播的考據研究。但目前的文獻整理出版工作仍然有局限性,十月革命之前和大革命之后的經典文獻整理出版較少。于是,學者們提出應當編纂“馬藏”。馬克思主義作為在近現代中國影響最大的思想體系,也應當而且能夠建立自己的典藏體系。

  今天需要做的是“補短板”,即把各種零散的歷史性的經典文本文獻收集整理起來,供大家作歷史性研究之用。這些歷史性的經典文獻很多,所以應當首先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比較完整的經典著作文本整理出來,以供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版本、傳播史考據等研究之用。于是,“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叢書應運而生。

  3、“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何以可能? 

  經過長期的積累,特別是近幾十年的經典著作研究,今天我們已經具備了進行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傳播通考的基本條件。

  一是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經典文獻考據研究的重要性,不僅把馬克思主義作為意識形態來研究,而且進一步把馬克思主義作為科學的學術體系乃至“新國學”之重要內容來研究。二是這些年有關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整理研究的成果越來越多,使得我們基本知道了有哪些經典文本、版本及其傳播、珍藏等情況。特別是近幾年來,這些研究成果每年都在成倍地增長。三是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考據研究隊伍日益壯大,經驗日益豐富,方法不斷更新。四是當今發達的信息技術為我們查找、收集、研究經典文本文獻提供了快捷便利的條件。

  總體而言,經過馬克思主義學界同仁的長期努力,中國已經成為當今世界最大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翻譯和研究國家。特別是近些年來,我國學者關于經典文本考據研究的理念越來越新、成果越來越多、隊伍越來越強、保障條件越來越好。隨著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建立,馬克思主義理論教學和科研工作越來越受到重視,學科體系建設越來越完善,我們的研究成果也越來越有用武之地。這些都為我們深入開展大規模的經典文獻整理和研究提供了現實可能性。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2019年是中國先進分子自覺選擇馬克思主義作為觀察中國和世界命運之思想武器100周年;2020年是《共產黨宣言》第一個完整的中文譯本問世100周年;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這一個個光輝的歷史節點展現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發展的強大生命力。

  出版這套叢書的直接目的,是要把1949年以前的主要經典著作文本原汁原味地編輯整理出來,并作適當的考證說明,供大家作深入的歷史比較研究、國際比較研究;從長遠目的看,是要為建構完整的中國馬克思主義典藏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乃至為建構現代中華文化體系做一些基礎性工作;最終目的,是要通過歷史比較,總結經驗,澄清是非,廓清思想,統一認識,破除對馬克思主義錯誤的或教條式的理解,全面而準確地把握馬克思主義理論精髓,弘揚馬克思主義精神,繼承馬克思主義理論,在此基礎上深化對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和研究,為推進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確??茖W社會主義偉大事業長久發展提供科學的理論支撐。

 ?。ㄗ髡撸簵罱鸷?,系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特聘教授、中央編譯局原秘書長)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25日 16版)

  責任編輯:顧楠

新聞出版總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辦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051403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
協作單位:中央文獻出版社 京公網安備 110402440029號 網站聲明
澳洲幸运10人工计划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打东北麻将技巧 德甲联赛新赛季前瞻 申城棋牌如何充值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天津乐选11选五玩法规则 股票实时数据 股票规则 河南快赢481app下载地址